鲁迅文化百科

创建人:梁迎春 | 创建时间:2012-03-22 | 所属分类:文学

鲁迅警醒又深邃的民族思想,在如今的时代有着怎样的意义?鲁迅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他的内心世界又是怎样的?老狼将带着您从他的文字背后、生活中、情感上,多方位的进行探讨,走进一个真实的鲁迅。

  • 投票
  • 关注
  • 文章
  • 问答

一名鲁迅卫士的光辉足迹评《许广平文集》3

2012-04-05 00:58:56 本文行家:梁迎春

作为一名勇敢、坚强的鲁迅卫士,许广平对鲁迅文化遗产的保护作出了无与伦比的堪称伟大的贡献。这一伟大业绩主要包括鲁迅著作的搜集、整理、编辑、出版和鲁迅藏书的保护。

  二

 

    作为一名勇敢、坚强的鲁迅卫士,许广平对鲁迅文化遗产的保护作出了无与伦比的堪称伟大的贡献。这一伟大业绩主要包括鲁迅著作的搜集、整理、编辑、出版和鲁迅藏书的保护。前者集中记录在《永恒的纪念》(第一卷)一集中,此外在《关于鲁迅的生活》、《鲁迅回忆录(续)》(均见第一卷)等集中也有部分记录;后者主要记录在《鲁迅回忆录(续)•鲁迅手迹和藏书的经过》(第二卷)一文和致朱安与周作人的有关信件(第三卷)中。

 

    参与或主持鲁迅著作的搜集、整理、编辑、出版工作,乃是许广平保护鲁迅文化遗产的主要业绩。

 

    我们不妨将鲁迅逝世之后许先生在这方面所做的工作列一个大致的时间表:

 

    (一)1937年1月24日夜,她编完了鲁迅的杂文集《夜记》并写了编后记,同年4月由上海文化出版社出版。这是鲁迅生前拟定的书名,并将其大病初愈后所写的《半夏小集》、《这也是生活……》、《死》、《女吊》4篇“另外放一处”,“准备做《夜记》的材料,不幸没有完成”,许先生又从1934年、1935年和1936年三年的杂文集中选了10篇共14篇,编成这本《夜记》。(《鲁迅〈夜记〉编后记》)

 

    (二)1937年4月编成《病中通信》,选自1936年6月至9月鲁迅书信中的9封,刊于1937年5月10日上海生活书店出版的《收获》。其中由鲁迅起草以许广平名义抄录以回答《北方友人函询先生病状》的致曹白的360625号信,具有十分重要的史料价值,许先生说“我以为这封信可以算是先生自己对于病状的报告文字”。而特别应该引起我们重视的是信中提到医师说“这回修缮以后,倘小心卫生,1不要伤风;2不要腹泻,那就可以像先前一样拖下去,如果拖得巧妙,再活一二十年也可以的”。医生预见如此乐观,为什么三个多月之后就病逝了呢?这怎能不令人怀疑是医疗出了问题呢?2002年鲁研界关于“鲁迅死因之谜”的大讨论怎么没有人提到这封信呢?还有一点十分重要,就是鲁迅对此信的概括“颇觉满意”,他对许广平说,“如果你写起来,一二千字也写不到这样详尽呢”。

 

    (三)1937年6月编讫《且介亭杂文末编》并于6月25日写完后记,由上海三闲书屋出版。许先生是怀着像鲁迅先生当年对白莽的遗著一样的“收存亡友的遗文,真如捏着一团火,常要觉得寝食不安,给它企图流布的”的心情,“不自量其浅陋”来编辑出版的。(《〈且介亭杂文末编〉后记》)

 

    (四)1938年5月26日她写了《〈死魂灵〉附记》,记叙了鲁迅先生病中翻译《死魂灵》的艰苦状况,把《死魂灵》的出版视为对未及亲览的鲁迅先生的“值得伤恸的纪念”。(《〈死魂灵〉附记》)

 

    (五)1938年8月5日,写完了9千多字的《〈鲁迅全集〉编校后记》,详细叙述了这部在鲁迅著作出版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鲁迅全集》从筹划、编校到出版、发行的复杂艰巨过程。文章指出,在许寿裳、台静农、茅盾、胡愈之、王云五、蔡元培等诸位先生从各个方面的鼎力协助下,“六百余万字之全集,竟得于三个月中短期完成,实开中国出版界之奇迹”;“历时四月,动员百数十学者文人以及工友,为全集而挥笔、排版;以齐赴文化保卫的目的”,终于顺利、成功地出版发行。文章还提到,虽“曾向商务印书馆设法订立契约;只以烽火弥漫,商业停顿,欲即速进行,势有不可”,“此中隐衷,幸蒙商务负责人王云五先生同情谅解,来函允先出版,不胜感激”。特别强调蔡元培先生“文章道德,海内传颂,鲁迅先生一生,深蒙提掖,此次更承为全集作序知所崇尚,鲁迅先生有知,亦必含笑九泉”。此部《鲁迅全集》的编辑出版,没有政权的力量,仅凭几位德高望重先生的共同努力,竟然动员了沪上乃至全国文化界如许众多文化名人为之奔走效力,可见鲁迅精神巨大的感召力和鲁迅先生的人格魅力。

 

    (六)1941年8月10日许先生所写《〈鲁迅三十年集〉印行经过》一文,介绍了这部鲁迅生前曾“有意自行编印”的文集,“在文化界人士爱护督励,鲁迅全集出版社诸先生热诚努力之下”的编辑、出版经过。

 

    (七)1946年10月19日所写《〈鲁迅书简〉编后记》介绍了其征集、编辑、出版《鲁迅书简》的艰苦历程。据作者介绍,“在鲁迅先生刚逝世不久”,她即登报征集鲁迅的书信,得七十余位通讯者“先后惠寄的信有八百余封”。作者“一面搜集书简,一面托人接洽出版”。《鲁迅书简》的出版,许先生可谓呕心沥血,历尽艰辛。如有的被征书信主人要求将信拍照之后原件退还。幸蒙杨霁云先生帮助作者将鲁迅日记和书简“复写抄存,除原稿外,又多三份,历时数月,大部分的复写,每一个字,要力透五层纸张,抄未及半,杨先生右手中指,已结成黄豆大的一粒硬茧了”,“至一九四五年春间,方在庆幸抄录竣事,得透一口气。于是把抄稿分藏数处,有时甚至一日数迁”。“其间危惧不忘,首先须安排妥当,到处寻求一席地,急行把这些未经出版过的手泽等慎重保存安放起来。每当风声鹤唳,即为之胆战心寒,一夕数惊,终得保存。此中甘苦,诚不堪道”。至于在编辑过程中书信年月的确定更是困难重重,其具体情况自是很难为外人所能想象。由此可见,许广平、杨霁云等有志之士,为了保护鲁迅的文化遗产,以何等崇高的精神和坚强的毅力,克服了多少困难,付出了怎样艰辛的劳动!

 

    自许先生所编包括855封信的《鲁迅书简》出版以来,历经半个世纪的不断的征集、发现,至今仍有少量发现,已有1450多封,而许先生所征得的八百多封仍是一个大头,可见其对鲁迅书简的征集、保存与出版作出了何等伟大的贡献!

 

    与此同时,许先生还为一些有关鲁迅的著作作序、写读后感,这同样是宣传鲁迅精神、保卫鲁迅文化遗产的很有意义的工作。计有《鲁迅先生的精神——介绍日译〈鲁迅全集〉》、《读唐弢先生编〈全集补遗〉后》、《王士菁〈鲁迅传〉序》、《胡今虚〈鲁迅作品及其他〉读后感》、《许寿裳〈亡友鲁迅印象记〉读后记》等等。

 

    许先生为保卫鲁迅文化遗产所作的又一重大贡献是抢救和保护鲁迅的北京藏书。《鲁迅回忆录(续)•鲁迅手迹和藏书的经过》(第二卷)一文和致朱安及周作人的有关书信(第三卷)记录了这方面的事实。

 

    鲁迅逝世后,“周作人借口家人生活困难,把鲁迅所藏中外文书籍整理出三册书目,交由来薰阁向南方兜售”,许先生得知后,心急如焚,乃一面分别恳诚致书鲁迅原配朱安女士和周作人,许以设法筹款解决朱安的生活问题,劝朱安“望你千万不要卖书,好好保存他的东西,给大家做个纪念,也是我们对鲁迅先生死后应尽的责任”(见文集第三卷1944年8月31日致朱安);一面“急忙辗转托人买下全部书籍”。然而,当得知书籍已卖出,据说周作人竟将书目中所列扣起一部分,仍照原价售出。

 

    胞弟为私利而盗卖藏书且大作其手脚,夫人为保护遗产而辗转托人购买,这是何等强烈的对比,两相对照,其品行之优劣与人格之高下,相差何止霄壤,又岂可同日而语!

 

    此外,许先生还曾于1946年1月专程回北京整理鲁迅藏书;后又托人将藏书的屋子及藏书贴了封条并加了锁。且在整理过程中发现有的书籍“原包已拆开,短了几册,不是鲁迅生前完整无缺的了。就此情况,深恐鲁迅亲笔文件难保,因将手抄的书及整理的汉魏六朝碑文墓志稿和被鼠咬坏的画纸带回上海”(《鲁迅手迹和藏书的经过》)。直到解放后将藏书交给国家,许先生才松了一口气。

 

    许先生之所以如此殚精竭虑、历尽艰辛来保护鲁迅藏书,一则由于鲁迅藏书是鲁迅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研究鲁迅、学习鲁迅不可或缺的宝贵资料和文献;二则因为“鲁迅生平酷爱书籍”,“视书如命”,且其藏书来之不易,全凭“个人足迹所及,即节衣缩食买来”,而有时“其或属线装书因孤本难得,或因经济所限,一时未能购齐,则不惜亲自手抄或加意装订,都费去不少精力,阅之较坊间所出更觉精美,亦可见其珍爱藏书之一斑了”(同上)。可见鲁迅藏书中不仅渗透着鲁迅的心血,而且含有宝贵的鲁迅手迹,其文化历史价值自是不言而喻,而许先生为保卫鲁迅藏书而含辛茹苦、呕心沥血,其贡献不下于她对鲁迅著作的征集、整理、编辑和出版。

 

    总之,许广平先生为捍卫鲁迅文化遗产所负辛劳和所作斗争,堪称劳苦功高,空前绝后。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梁迎春梁迎春,网名老狼,大连作家。原创文字至今约六七百万字,散见全国各地报纸、杂志、网刊等,征文多次获奖。连载系列作品:《老狼百病论治》《唐朝大解密》《走近鲁迅》《走进李白》《走进三国》《走进武则天》《中国古代色艺双绝的名妓》《老狼的写代生活》。邮箱:liangyingchun27@sina.com

行家更新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互动在线 版权所有 © 2005-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