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文化百科

创建人:梁迎春 | 创建时间:2012-03-22 | 所属分类:文学

鲁迅警醒又深邃的民族思想,在如今的时代有着怎样的意义?鲁迅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他的内心世界又是怎样的?老狼将带着您从他的文字背后、生活中、情感上,多方位的进行探讨,走进一个真实的鲁迅。

  • 投票
  • 关注
  • 文章
  • 问答

今天依然不能绕过的鲁迅2

2012-04-11 01:11:53 本文行家:梁迎春_老狼

鲁迅的不能绕开可以谈很多,姑举这些为例。为说明问题,这些差不多也就够了,但如果有人看了此文,再有所补充,订正,那对于作者,自然是非常高兴、应该预先感谢的事了。

3、不能绕过离我们最近的大师

 

    在鲁迅从事文学活动的30年前后,中国产生了许多文化巨人,如康有为、严复、梁启超、章太炎、王国维、蔡元培、胡适、陈独秀等。鲁迅是其中的一位,但他和现代30年涌现的许多大师们相比,有共性,也有个性。

 

    共性在于,鲁迅和许多现代文化大师们一样,深刻触及了中国历史上独特的30年所面临的、如今仍然面临的一些基本问题,比如怎样对待传统、如何处理中国与世界的关系、社会结构和深层文化心理的改革、个人的觉醒及其困境和出路,诸如此类。

 

    个性在于,鲁迅并非通过抽象的理论著作来探讨这些问题,或者诉诸具体的社会实践来解决这些问题,而是用文学的方式,也就是用深切的人生经验和情感经验来应对,把这些问题连同他个人的解决方案熔铸为鲜明、生动、饱满的文学语言以及在这种语言之上矗立起来的文学形象,让凡具有初等文化修养的国人都能理解。文学的方式不仅更深刻,也给人以文学所特有的更直观、更强烈、更持久的启迪。这是鲁迅与现代中国其他文化大师最大的不同。

 

    毛泽东在1940年2月15日《中国文化》创刊号上发表的《新民主主义论》中说,“鲁迅是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他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而且是伟大的思想家和伟大的革命家”,“三家”合起来就是“文化革命的主将”,其中“文学家”居首位,这个表述很准确。鲁迅对中国现代文化贡献很多,但这些贡献最后都落实为文学。蔡元培、胡适、陈独秀这三位新文化运动的主要发起人对鲁迅也有类似的看法。

 

    从世界范围看,有各种各样的文化经典,其中文学经典在不同国家、不同时代未必都是最高的表现形态。但文学在中国现代的地位非常特殊。

 

    首先,许多现代中国文化大师的主要贡献可能不是文学,却都与文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或者曾经一度参加过文学运动,或者其述学的语言带有相当的文学性,或者所专攻的领域就是文学研究。文学使他们走出了相对狭隘的学术和社会活动领域,为更多的读者所接受——章太炎、梁启超、王国维、陈独秀、胡适、周作人、闻一多、朱自清、陈寅恪、钱锺书、李泽厚等都是很好的例子。没有文学的帮助,至少他们不会有那么大的学术影响力。

 

    而就文学来说,鲁迅的地位无人匹敌。在学术研究或社会活动领域,许多现代文化大师的成就可能都不亚于甚至超过鲁迅,但论到著作的经典意义,鲁迅的散文、小说和杂文绝对首屈一指。别的大师著作或许具有一定的文学性,但毕竟不是文学,其经典意义更多仍然局限于纯学术范围。鲁迅著作的经典性却具有古人所谓“百姓日用而不知”的特点,融入日常语言和日常生活太深,使读者不知不觉受到影响。

 

    和现代中国众多文化大师们相比,鲁迅离我们更近。这是心理上的“近”,因为他的文学作品包含更直接、更鲜活的生活气息和生命气息,给人的启示带着更鲜明的形象性、更真实的生命体验、更浓烈的情感冲击,为全民族所熟知,成为全民族的共同经典。没有哪位大师的著作像鲁迅的文学那样贴近中国读者的心。“鲁迅先生”四个字,不但表明中国读者对他的敬爱,更表明中国读者对他的熟悉与亲近。

 

    我们不能绕过离我们最近的中国现代文化传统,更不能绕过离我们最近的现代文化传统中在心理上最靠近我们的这一位大师。

 

 

    4、“不能绕过”之种种

 

    鲁迅的不能绕过,不妨举其大者,略作申说。

 

    比如鲁迅逝世至今70多年,不管谁,只要对现实问题谈得稍微尖锐一些,就容易获得“当代鲁迅”的称号。这说明在我们的集体无意识里,直面人生、大胆地说出真话的良心、勇气和智慧,首推鲁迅,而且我们也仍然期待着像鲁迅这样的文化大师会出现在我们的时代,尽管我们知道这恐怕很难,但我们依然期待着,因为鲁迅精神已经成为我们心理上的一种需要,而鲁迅精神的不够发扬,也正指示着民族精神的某种根本缺陷,因而令我们忧思难忘。

 

    有学者说,“中国文学史”给“现代文学”的篇幅太多了;修一部中国文学通史,“现代文学”只配单列一章或一节。这位学者似乎忘记了,如果没有现代文学以及和现代文学一起生长的现代中国的文学史学和一般的文学研究,没有鲁迅,就根本没有这位学者所托身的“中国文学史”学科,也不会有这位学者在撰写他自己的“中国文学史”时实际使用的语言。仅仅着眼于时间的长短,“现代文学”在整个中国文学史上确实不算什么,但如果着眼于文学的质量,着眼于文学对整个民族精神的触动,着眼于文学的新的思想,新的感受,新的形式,新的技巧,新的语言,那么“现代文学”放在几千年中国文学史任何一个阶段都不会有什么愧色,鲁迅和中国文学史上任何一个大家相比,也都不会有什么愧色。不仅如此,我敢说,中国再出现鲁迅和现代文学的机会,至少在可预见的将来,也是微乎其微的。这么重要的一个时代及其主要的代表人物,岂能轻易绕开?

 

    又比如,鲁迅说中国人“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他又说,无论政治结构如何变,最重要的还是“改革国民性”。这两个基本命题,今天不仍然需要大讲特讲吗?

 

    “发展是硬道理”,据说已经成为浩浩荡荡的世界大势,但生存和温饱在许多地区、许多特定时期,仍不可偏废,三者有时并非简单的递进关系。在高度发展的社会,也有人不得温饱,也有人生存受到严重威胁,因为总是有人要借发展为借口,公然妨害大多数人的生存和温饱,最后弄得大家连究竟要怎样的发展,究竟要发展什么,究竟为什么要不听地、可持续地发展,也一片模糊。所以鲁迅还有这样的提醒:

 

    “我之所谓生存,并不是苟活;所谓温饱,并不是奢侈;所谓发展,也不是放纵。”

 

    “改革国民性”,更是任重而道远。大家已经看到,经济社会背后潜藏着更加本质的文化素质问题。一方面,经济的真正健康持久的发展不可能没有文化素质作为核心的支撑。另一方面,经济可以短时间实现腾飞,文化素质的提高却并不那么容易,相反破坏与堕落倒是可以在一夜之间完成。

 

    当然也有人不同意鲁迅的说法,他们认为首要的还是发展经济和改善体制。体制完善,经济繁荣,国民素质自然而然就会提高。但不管怎样见仁见智,恐怕谁也不敢说我们可以绕过“改革国民性”这个命题而只要发展经济和改善体质,因为就算将来经济足够繁荣了,体制足够完善了,“国民性”或国民素质还是需要进一步提高。

 

    也有学者说,“改革国民性”是西方学者的提法,带有浓厚的“东方学”色彩,如果老讲“改革国民性”,就会被西方学者牵着鼻子跑,上了他们的当!其实这是误会。20年代中期鲁迅在《两地书》中正面提出这个说法,固然吸取了某些域外学者的理论,但主要还是依靠他自己对中国历史和现实的研究,并没有被这些理论所限制。而且他的思想也并不局限于中国。早在1907年前后,鲁迅就批判了西方现代重物质而轻精神、重群体而轻个人的“文化偏至”,提出“剖物质而张灵明,任个人而排众数”的“立人”的主张。“改革国民性”,或20年代初在《<呐喊>自序》提出的“第一要著,是在改变他们的精神”,都是对1907年前后的“旧事”的“重提”,是“立人”说的继续,固然针对着中国,却也具有全球视野。鲁迅的这一基本思想,并没有停留在理论和学说层面的偶一提倡,而是落实为文学活动,清醒坚韧地奋斗了一生。比起实际的奋斗,他的理论的提倡,实在显得过于谦逊,也过于温和了。这不是今天见到的旋生旋灭的某个时髦理论,而是一颗活在现代中国的我们民族难得一见的伟大心灵的终身的呐喊,说它是西方理论的简单附和,不仅是学术上的无知,也是超过当年陈西滢的剽窃说的对于鲁迅的更大的污蔑。

 

    还比如,现在一些人越来越喜欢讲大国、强国之类的话,包括不少一度有其不满的所谓“公共知识分子”,也被这种大而强的梦话所感动(当然也包括被许多实际的好处所抚慰),自己也积极参与编织这种梦话,却不太容易看到本来的缺点和新发的毛病。但是与此同时,又总是喜欢看着外国人的脸色,不管干什么事,首先总希望得到他们的夸奖,才有真正的成就感。这,有没有值得警惕的“阿Q精神”呢?

 

    “阿Q精神”有多方面,自大和自卑的交织是主要一项。比如对外国人,不是过分自大,就是过分自卑,难得真正的不卑不亢。《且介亭杂文末编》“附集”《立此存照》(三),对这个问题谈得很深刻,可惜一直不太受重视。这篇文章发表于1936年10月5日,距鲁迅逝世仅14天。促使鲁迅写这篇文章的因由,是当时上海报纸在报道美国电影导演Josef Von Sternberg和演员D. Fairbanks时,批评他们导、演的《上海快车》(Shanghai Express)是“辱华影片”,算是对他们保持一种“舆论的谴责”,但又希望他们在中国实地考察之后,对自己过去电影中有关中国的不合实际的污蔑有所忏悔,从而在以后涉及中国的影片中说中国好话。鲁迅看了这些新闻报道,忍不住写了这一篇杂文。他没有过多纠缠于美国人的电影是否“辱华”,他关心的主要还是国人的“阿Q精神”。他说:

 

    “我们应该有‘自知’之明,也该有知人之明:我们要知道他们并不把中国的‘舆论谴责’放在心里,我们要知道中国的舆论究竟有多大的权威。”

 

    这话说得多么尖刻,辛辣,又多么沉痛!在外国人那里吃了亏,无计可施,就在自己家里拼命开动宣传机器进行“舆论谴责”,好像外国人很在乎,其实这样的“舆论”只有对自己人还自以为有点“权威”罢了。为什么会有这种怪事?鲁迅说这是“自欺欺人”。但普通的成语“自欺欺人”容易一笔带过,鲁迅详细加以解释,给我们的启发更深刻。他说,

 

    “其实,中国人是并非‘没有自知’之明的,缺点只在有些人安于‘自欺’,由此并想‘欺人’”。

 

    安于“自欺”久了,以为别人也可以被“欺”,这就好像长期进行愚民政策,以为也可以照样去“愚”外国的“民”,结果只能证明自己愚不可及,所以这样的自欺欺人的“舆论谴责”,目的可能真是想反抗别人的侮辱,结果却招来更大的屈辱。

 

    对外人的“辱华”,正确态度应该怎样呢?鲁迅的话,至今仍然不无帮助:

 

    “不看‘辱华影片’,于自己是并无益处的------但看了而不反省,却也并无益处------看了这些,而自省,分析,明白那几点说的对,变革,挣扎,自做功夫,却不求别人的原谅和称赞,来证明究竟怎样的是中国人。”

 

    就是说,了解别人对我们的评价,“并非无益处”,但自家事,自家应该最明白,不必非要从外国人哪里“打听印象”,这才知道自己是谁;更不必非要从外国人那里讨个说法,这才心安理得,取得了什么合法性。外国人的话,无论好坏,只有一个用处,就是促使我们反省。如果自己不做功夫,自己没有清醒的认识,自己心里没一本账,只把外国人的话当终极裁判,那不管表面上如何强悍,骨子里已经自欺欺人到了极点,自卑到了极点,也就是阿Q到了极点。

 

    再比如,现在中国要在国际上宣传自己的文化,首先遇到一个问题,就是如何选出一位象征性标志性的大师做代表,像英国用莎士比亚,德国用歌德,西班牙用塞万提斯,意大利用但丁,俄罗斯用托尔斯泰。中国用谁?最先想到的可能是孔子。但孔子能代表中国文化吗?恐怕很难,首先在古代就通不过。孔子可以代表儒家文化,但儒家文化本身就很复杂。孔子以前的儒不同于孔子以后的儒,宋以后的儒不同于宋以前的儒。我们还有道家文化、佛教文化以及其他众多民间信仰,先秦就还有墨家、法家、名家、阴阳家的学说,这些孔子都无法代表。当然,如果所谓“代表”仅仅是形式上的一个象征,一个标志,一个符号,那么姑且让孔子代表一下中国传统文化,也未尝不可,但从“五四”到今天,中国人批判继承了传统文化,并提出了发展现代中国文化的初步方案,一百多年来由此造成的现代中国文化及其未来走向,孔子无论如何是没法代表的。毛泽东说孔子是古代中国的圣人,鲁迅是现代中国的圣人,我们有两个圣人。向世界宣传中国文化,是否可以既打孔子牌,也打鲁迅牌?这个问题值得研究。如果只有孔子,没有鲁迅,那样的中国文化,充其量只能是近代以前的中国文化,而不是已经加入世界格局、已经走过一个多世纪的现代化道路、至今仍在发展变化的新生的中国文化。

 

    鲁迅的绕不开,不仅在大家聚在一起思考全民族共同问题时如此,当我们离开这些公共话题,回到家里关起门来一个人独处时,也是如此。

 

    为什么?因为鲁迅作品处理“个人与自我”的关系最深切。鲁迅前期非常强调个性。后期融入集体,但在集体中仍坚持自我,尊重个性。他主张“睁了眼看”,不仅要“直面惨淡的人生,正视淋漓的鲜血”,还要“慢慢地摸出解剖刀来,反而刺进解剖者的心脏”,“从别国里窃得火来,本意却在煮自己的肉”,“抉心自食,欲知本味”。也就是说,他不但要“睁了眼”看清客观的现实,也希望大家一起“睁了眼”看清主观的自我。现在互联网将越来越多的人聚在一起,但恰恰在互联网大家庭,个人的孤独感更加显明。孤独感有消极面也有积极面。积极面是,孤独感让我们意识到个人存在的与众不同,意识到个人存在所应享有的自由和所应承担的责任。消极面是,孤独感让我们意识到个人存在的软弱无助,因为个人的许多事情,爱与恨,生与死,祸与福,平安与惧怕,充实与空虚,别人都无法代替。不管积极或消极,当我们感到孤独时,鲁迅就离我们更近了。许多外国朋友喜欢鲁迅,首先不是佩服鲁迅对中国问题的思考,而是佩服他对现代人孤独命运的体认。鲁迅或许并没有为孤独的现代个人提供理想的出路,但他是现代中国以孤独的个人的身份对人类存在的孤独感做出积极思考的最深切的一位。鲁迅是具有自我意识与孤独感的读者的好朋友。

 

    鲁迅的不能绕开可以谈很多,姑举这些为例。为说明问题,这些差不多也就够了,但如果有人看了此文,再有所补充,订正,那对于作者,自然是非常高兴、应该预先感谢的事了。

 

    2011年9月14日写,2011年10月14日改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梁迎春_老狼梁迎春,网民老狼,曾用名大梁、迎春发表文章。针灸师、按摩师,文史研究者、独立撰稿人、专栏作者。瓦房店市岭东街道梁迎春针灸按摩所。从事医疗保健工作,原创文字至今约六七百万字,散见全国各地报纸、杂志、网刊等,其中医疗保健作品刊发于《大众卫生报》《医药卫生报》《上海中医药报》《广州卫生报》《健康时报》《健康周报》《家庭主妇报》《江南保健报》《中国中医药报》《家庭百科报》《中国老年报》《老人报》《老年周报》《健康与素食杂志》《健康与生活杂志》《家庭中医药杂志》《老年之音杂志》《医食参考杂志》等媒体。邮箱 ...

行家更新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互动在线 版权所有 © 2005-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