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文化百科

创建人:梁迎春 | 创建时间:2012-03-22 | 所属分类:文学

鲁迅警醒又深邃的民族思想,在如今的时代有着怎样的意义?鲁迅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他的内心世界又是怎样的?老狼将带着您从他的文字背后、生活中、情感上,多方位的进行探讨,走进一个真实的鲁迅。

  • 投票
  • 关注
  • 文章
  • 问答

最后9年:走向十字街头的鲁迅1

2012-04-11 21:24:45 本文行家:梁迎春

三联生活周刊:鲁迅去了上海后,生活有很大的变化。在北京他是公务员和教师,在厦门和广州他都是在大学里教书。在上海他就成了一个“自由职业者”,对他来说这是一段新的生活。

——专访原鲁迅博物馆馆长、中国人民大学人文学院院长孙郁

 

  “他冷的背后是炽热。鲁迅觉得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他和耶稣、释迦牟尼有一点相似。他要度己度人,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办。只能是彷徨、反抗。他要寻找同路人,但有时候找错了。包括自己走的路未必全都走对,可是他一直在寻路的途中。”

 

  转变

 

  三联生活周刊:1927年,鲁迅离开广州去上海,那时他为什么会选择去上海?

 

  孙郁:去上海有多种原因。首先是想有一个稳定的生活。那时候他在广州是中山大学中文系主任、教务长,忙得焦头烂额。后来国民党发动“清党”运动,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先在上海捕杀共产党人,4月15日,广州也出动大批军警,对各机关学校和群众团体实行血腥清洗。身在广州的鲁迅用“被血吓得目瞪口呆”来形容此时的感受,以辞职表示抗议。

 

  广东当时还是“革命”策源地,他想去文化色彩比较浓的城市生活。北京肯定是不能回了,因为周作人在这边,他的原配夫人朱安也在北京。他和许广平在一起,所以就去上海了。

 

  三联生活周刊:鲁迅去了上海后,生活有很大的变化。在北京他是公务员和教师,在厦门和广州他都是在大学里教书。在上海他就成了一个“自由职业者”,对他来说这是一段新的生活。

 

  孙郁:开始他没有工作,后来许寿裳给教育部长蔡元培写信。当时蔡元培手里有一笔钱,相当于现在的基金,聘他做教育部“特约著述员”,“听其自由创作”。每个月给鲁迅一笔钱,大约300元。直到1931年12月朱家骅出任教育部长,他的这项名义和收入才被裁撤。这也是他在上海期间唯一的固定薪水。

 

  三联生活周刊:在上海期间,鲁迅的思想也在发生变化,逐渐接受马克思主义的文艺理论。在这个过程中,政治与社会背景是什么?

 

  孙郁:上世纪20年代后,国民党的一党专政出现了很多问题。中国知识分子在现实世界中,面临着怎么办的问题。当时知识分子群体有了不同的选择和转向。一派如胡适,搞新民间建设,搞精英社团,办《努力周报》、《独立评论》,也在参与政治。他们是“身在学院(山林),心在台阁”,是想要当国师的。还有一派像周作人那样,回到“苦雨斋”、象牙塔里,纯粹为学术而学术,但还可以批评社会、批评政治,但是不介入政治,苟全性命于乱世。

 

  而鲁迅则走向十字街头了。鲁迅的选择分析起来比较复杂,尼采的精神有一些,俄国早期的无政府主义、民粹派的东西对他都有影响,后来是马克思主义的影响。他起初发现俄国的共产党把事做成了,创造了新的社会,他觉得知识分子还能参与、改造现实,改变国家的面貌。

 

  当时参加俄国现实改造的知识分子,包括普列汉诺夫、卢那察尔斯基,以及他后来译介过的一些作家,鲁迅看到这些知识分子加入革命,改变了社会。但是他对俄国的了解是通过二手资料,不知道俄国的具体情况,斯大林后来的肃反,他最初是不清楚的。

 

  三联生活周刊:这个时期鲁迅的翻译工作是否也和这种社会思想的转变有很大关系?

 

  孙郁:他到上海后,主要工作就是翻译和编杂志。这个时期他翻译的作品比自己写的要多。他的翻译不局限在俄国,还包括德国、法国、日本的作品。一方面,他厌恶自身的旧士大夫的文化,想要告别过去的自己;另一方面,他在寻求好的作品与思想,看到那些精神强大、个人力量强大、想象力丰富和语言有质感的作品,他都想介绍过来。

 

  托尔斯泰诞辰100周年的时候,鲁迅策划了一期百年纪念增刊。鲁迅自己翻译了《托尔斯泰和马克思》。托尔斯泰是一个宗教徒,他有自己的信仰,他从教义出发来讨论问题。这个时候马克思主义者就批评托尔斯泰,说他的不抵抗主义有问题。鲁迅想了解的是马克思主义者怎样对待自己的遗产,旧文人的缺失在哪里。

 

  当时整个世界的知识分子都在向左转,资本主义的矛盾更多地显现出来。罗曼·罗兰曾把托尔斯泰当做教父,作为疗救欧洲精神的一个资源。纪德、罗曼·罗兰等提倡欧洲知识分子一体化,他们都是世界主义者。这些知识分子都在讨论灵魂问题、存在与虚无的问题、个人和国家的命运的问题,对资本主义持批判的状态。这时候,一些艺术家们开始从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或从马克思主义,或神学,或尼采,或希腊文化里面寻找思想资源。鲁迅认为自己是一个旧式知识分子,社会上出现了一些问题要解决,他也要去寻找思想资源。

 

  今天我们对鲁迅思想变化的理解往往是简化的,因为历史到现在已经有了结论。但是当时的情况太复杂。至于中国未来是什么样,走向何方,有着各种可能性。而鲁迅的译介,不仅是苏俄的,世界各国的都有。他在思考各种各样的问题。

 

  三联生活周刊:在这个过程中,鲁迅对文学观的思考也更加深入吗?

 

  孙郁:1928年,他开始和郁达夫一起编辑《奔流》。《奔流》第一卷第一期开始连载鲁迅所译《苏俄的文艺政策——关于文艺政策评谈会速记录》。在这部著作中,托洛茨基和布哈林讨论新生国家建立后,共产党要不要领导艺术。

 

  托洛茨基认为无产阶级不能领导文艺,共产党不要干涉文艺,建设社会主义文化要靠知识分子,但知识分子是不能干预的。鲁迅很长一段时间相信托洛茨基的一些观点,直到晚年他受到瞿秋白和冯雪峰的影响,才对托洛茨基有些微词。但他的整体文学观还是受到托洛茨基的影响,因为他最早翻译托洛茨基的《文学与革命》的章节,就是论述勃洛克的诗的部分,那种感悟的深和见解的深都给他留下很好的印象。

 

  当时鲁迅是带着疑问看俄国人怎么讨论政府与艺术家的关系,后来他又翻译了一本小说集《竖琴》,写的就是革命“同路人”的命运。鲁迅在《竖琴》前记中写道:“同路人者,谓因革命中所含有的英雄主义而接受革命,一同前行,但并无彻底为革命而斗争、虽死不惜的信念,仅是一时同道的伴侣罢了。这名称,由那时一直使用到现在。”这些“同路人”都参加过革命,后来遭到了挫折。他们都是远离家乡的知识分子,回到家乡后发现房屋、田地被没收了,妻离子散,一片萧条。

 

  鲁迅为什么这样写?他觉得变化一定要产生革命,可是革命来了之后知识分子会怎样?鲁迅最关心的是这个话题。他进入到革命的争论里面,不是讨论革命是否必要的问题,因为革命已经产生了。那么革命到来了之后,知识分子怎么生存?知识分子怎么办?知识分子还能干什么?这些都是鲁迅这个阶段所思考的。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梁迎春梁迎春,网名老狼,大连作家。原创文字至今约六七百万字,散见全国各地报纸、杂志、网刊等,征文多次获奖。连载系列作品:《老狼百病论治》《唐朝大解密》《走近鲁迅》《走进李白》《走进三国》《走进武则天》《中国古代色艺双绝的名妓》《老狼的写代生活》。邮箱:liangyingchun27@sina.com

行家更新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互动在线 版权所有 © 2005-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