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文化百科

创建人:梁迎春 | 创建时间:2012-03-22 | 所属分类:文学

鲁迅警醒又深邃的民族思想,在如今的时代有着怎样的意义?鲁迅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他的内心世界又是怎样的?老狼将带着您从他的文字背后、生活中、情感上,多方位的进行探讨,走进一个真实的鲁迅。

  • 投票
  • 关注
  • 文章
  • 问答

龚潇惜:我看阿Q

2012-04-24 23:43:27 本文行家:梁迎春

公民意识,是人文之光:社会要有这种自由,政府要有这种远见,民众要有这种胆识。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望见阿Q之逐渐减少、国人寻到正确的发展方向,也必会颔首微笑!

  

作者:2011第三届鲁迅青少年文学奖大奖得主--龚潇惜(建平中学)

 

 

    想到阿Q,便想到其精神胜利法:你打了我?儿子竟然打了老子!这世道!于是阿Q默然转身,独自品味这病态的喜悦。

 

    对阿Q,嘲笑者有之,悲悯者有之,愤慨者有之,但我们是否应该剖析一番:创造出阿Q的到底是什么?

 

    是畸形的社会。

 

    在那个社会中,“人”,是不存在的:只有被老爷欺压的小人,只有被强者欺压的弱者。人们之所以会有两张脸:一张谄媚、一张跋扈,是因为没有“人”,只有“身份”与“等级”。让人真正悲哀的,便是如此对现实妥协的社会。

 

    但当沧海桑田,时代变迁,启蒙之光照彻神州大陆,民主之风吹入远东地区,当中华人民经历了洋务运动、戊戌变法、辛亥革命、新文化运动、八年抗战、三年解放战争,这些肉体与精神上的洗礼后,能滋长出阿Q的社会环境已然不在。人文主义让华人意识到“个人”之存在,改革开放让国人拥有捍卫自己权利的经济、政治实力。那无可奈何、只能用精神反抗的阿Q时代,一去不复返。

 

    然而现实依旧残酷,中国公民不愿也不会再做砧上鱼肉:精神上,我们认清现状、不再逃避,实际行为中,我们运用法治力量,捍卫自己的正当权利。

 

    当毒猪肉、毒粉丝、起云剂出现在餐桌上;当红十字频发诸如万元午餐、万元帐篷、说不清道不明的郭美美事件之诚信危机;当“世界著名品牌”达芬奇买的原来是“游水”家具,我们还只会不咸不淡的说一句:“天哪!老子骗儿子了!这世道!”么?

 

    不。我们恍然大悟:原来一直被欺骗!我们陷入迷惘:莫非生活本就一场骗局?我们继而愤怒:凭何?我为尔等所骗?!我们终于奋起:该结束这莫名被吃添加剂、莫名被捐款、莫名被买外国家具的时代了!

 

    这种为己、为家、问社会而“战”的精神,在我眼中,便是公民意识。与阿Q精神截然相反:若世界本是一杯浊水,我亦要尽己之力使其清澈些,而非自欺,终溺于其中。

 

    社会之良好发展不就是民众之良好发展么?关心一个社会不就是关心普罗大众么?公民意识苏醒,个人与社会联系得更紧密:不做阿Q!我便要振臂一呼,得天下英雄响应!铁屋里越来越多的人醒来,形成强大的舆论攻势:监督社会、惩戒犯罪、打破铁屋、走入光明!

 

    药家鑫一案中,我们清晰地看到公民意识的体现:张妙家属坚定要求正义与公平,社会舆论对所谓的“激情杀人”嗤之以鼻。张妙家属不做阿Q,通过法治之力争取自己的利益。

 

    那么,从舆论到实际,我们究竟还有多远要走?

 

 

    不如看看香港的例子。2006年,为阻止天星码头被拆除,香港的大学生、环保团体静坐、绝世,引起媒体、社会各界包括政界的关注。公民以这种方式表达对自己选出的议员之无能的愤怒。虽然最后行动失败了,但政府体会到了民众的力量,学习到了与民众沟通的技巧。于是之后保卫皇后码头、反对建设高铁成功了。人们不再甘做阿Q:权利受侵后默然不语,却是勇敢地发出自己的声音。阿Q的时代过去了:紫荆女侠劫富济贫,一位66岁得老太太以一己之力逼停了造价约700亿港元的港珠澳大桥建设。公民意识已取代了阿Q精神,成为香港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

 

    或许有人会说:香港毕竟是一个有多年民主基础的地区,然而,在大陆,我们也欣喜地看到这股浪潮已蓄势待发:个税修正草案收到民众意见超过22万条,创历史之最。人民懂得:要真正获得权利,要靠自己争取。

 

    无论结果是成是败,民众始终努力着、改变着社会。一次尝试便是积累一分经验,多一分经验便多一份成功的把握,离最终的民主社会:阿Q不再的社会就越近。这便是“人民当家作主”的真谛。

 

    公民意识之觉醒,给政府、巨贾以压力,让政府与民众从对抗走向对话;让商人与民众从欺骗走向真诚,这其实是一种社会的共同胜利。

 

    不可否认,当今社会仍然存在着阿Q:红十字会不能曝光的财政明细,爆出郭美美事件之后只靠声明、不用事实澄清,妄图蒙混过关;达芬奇“游水”家具真相大白,女总裁潘庄秀华声泪俱下哭诉自己“被陷害”了,在“情绪失控”后,匆匆离场,没有回答甚至一个记者的问题。哭一哭,你就清白了?这也未免太阿Q!京沪高铁运行4天却连发3次故障,其中2次原因不明,而有关部门却把所有责任推到“磨合期”的头上。可这些问题怎么在长长的试运期不出现,一到真正投入实际的时候却当时立刻马上涌现了呢?

 

    或许,韩寒先生说的很对:“中国现阶段的主要矛盾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智商和官员们不断下降的道德之间的矛盾。”不仅仅是官员,商人、慈善机构的道德亦在不断下降。

 

    然而,现今的问题越严重,解决它的需求就越急迫。

 

    充分估计所将遇到的困难,不急不躁,明确目标,稳步前行,坚定地去解决它。

 

    非年少,何时轻狂?非年少,何时立志?非年少,何时梦想?我辈必将怀揣理想,倾己所能,唤醒更多铁屋中的沉睡者,为扫除阿Q之陋而努力,为社会主义民主社会的建立添砖加瓦。

 

    一个社会造就了一种民族性,社会性质的改变会推进民族性质的改变。我坚信,在人人都具有公民意识的社会,阿Q这种自欺欺人,唯唯诺诺的民族劣根性亦会逐步减少。

 

    公民意识,是人文之光:社会要有这种自由,政府要有这种远见,民众要有这种胆识。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望见阿Q之逐渐减少、国人寻到正确的发展方向,也必会颔首微笑!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梁迎春梁迎春,网名老狼,大连作家。原创文字至今约六七百万字,散见全国各地报纸、杂志、网刊等,征文多次获奖。连载系列作品:《老狼百病论治》《唐朝大解密》《走近鲁迅》《走进李白》《走进三国》《走进武则天》《中国古代色艺双绝的名妓》《老狼的写代生活》。邮箱:liangyingchun27@sina.com

行家更新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互动在线 版权所有 © 2005-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