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文化百科

创建人:梁迎春 | 创建时间:2012-03-22 | 所属分类:文学

鲁迅警醒又深邃的民族思想,在如今的时代有着怎样的意义?鲁迅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他的内心世界又是怎样的?老狼将带着您从他的文字背后、生活中、情感上,多方位的进行探讨,走进一个真实的鲁迅。

  • 投票
  • 关注
  • 文章
  • 问答

纪念馆里鲁迅遗物丢了?

2012-05-03 09:34:42 本文行家:梁迎春

目前在我国也有一些名人的纪念馆很多都是由其子女来参与管理的,比如郭沫若纪念馆、茅盾纪念馆、徐悲鸿纪念馆、吴昌硕纪念馆等。

家属要求参与鲁迅纪念馆管理  
  
  ■“鲁迅后人维权”追踪  
  
  近日鲁迅相关权益被侵犯一事再次被鲁迅后人周海婴、周令飞父子提起。本报1月3日有关鲁迅后人维权的报道《“祥林嫂”变洗浴中心店名》引起读者广泛关注。然而,鲁迅后人的烦心事还远不止这些,日前周氏父子看完本报报道后打来电话,向本报“投诉”部分鲁迅纪念馆管理混乱,怀疑鲁迅后人所捐部分鲁迅遗物可能遗失。鲁迅的遗物捐赠有什么故事,究竟遭遇了什么样的命运?鲁迅长孙周令飞代表周海婴接受了采访。

  
  事实模糊——部分鲁迅遗物是暂存而非捐赠?

 

  “上海鲁迅纪念馆的部分鲁迅家庭生活用品并非我们捐赠的,而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暂存的。当然,我们现在并没有考虑要回去。”周令飞首先说了这样一种令人意外的情况。
 

  1951年1月,上海鲁迅纪念馆正式对外开放,纪念馆中收藏了20万余件鲁迅的相关物品,包括鲁迅的手稿、文献照片、遗物和家庭生活用品等。当时许广平担任国务院(建国初称为政务院)副秘书长,为支持上海建设鲁迅纪念馆,周恩来为许广平特批7天假期。许广平从北京赶到上海,将所存的鲁迅遗物和相关生活用品几乎全部交给了上海鲁迅纪念馆的筹建单位。“当时我祖母把上海家里有关祖父的遗物捐了,且为了恢复上海鲁迅故居的生活原貌,还把家中所有相关的家具、生活杂物、部分药品和医疗设备,甚至蒸汽吸入器、我的玩具和吃饭的碗筷也交给了纪念馆。”不过,周令飞表示,当时许广平明确表示这些是暂存的,这在许广平留下的文字资料中有记载,并且在报刊上发表过。
 

  虽然每次都是许广平出面,但遗物都是以许广平和周海婴两人的名义捐赠,因为那时已经20岁的周海婴也是合法继承人。1956年,国家文化部还专门发了褒奖状,表彰许广平母子将大部分鲁迅的遗物捐赠给北京鲁迅博物馆。

  
  没有清单——纪念馆的鲁迅遗物是笔糊涂账?
 

  据周海婴说,到底捐存了多少遗物,他和许广平也没有一件一件地统计,只是定了基本原则,即直接的鲁迅遗物,上海的捐给上海鲁迅纪念馆,北京的捐给北京鲁迅博物馆,而上海的家庭生活用品则“暂存”在上海鲁迅纪念馆。
 

  “作为家属,我们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没有来得及清点鲁迅遗物,但鲁迅纪念馆作为受赠和管理单位,应该造册登记,这是最基本的工作程序。”鲁迅家属对上海鲁迅纪念馆50年来一直没有给出捐存物清单表示“无法想象和接受”。他们认为,北京鲁迅博物馆都有种类和数字,比如房子一栋,400平方米,藏书多少册,但捐存在上海纪念馆的则什么清单也没有,甚至在展厅中、藏品画册中都没有一句“大多数展品由鲁迅家属捐存”这样的文字表述,“这是说明纪念馆知道这些东西还没捐呢?还是对家属彻底地无视?”
 

  “这样看来上海鲁迅纪念馆里的鲁迅遗物根本是一笔糊涂账。这样具规模的专业纪念馆几十年来都没有清单,还要四处去查,这让我们怎么放心?”
 

  周令飞介绍,2000年前,周海婴曾经给国家文物局打过报告,把个别纪念馆接受了鲁迅遗物的捐存却没有给清单和办理相关捐赠手续的情况报告给国家文物局。同年,国家文物局给北京、上海、广州、绍兴的鲁迅纪念馆发了文件,要求他们给出清单、办理捐赠手续,但这些纪念馆一直拖延不执行。

  
  不当利用——鲁迅纪念馆里搞商业活动?
 

  今年79岁的周海婴显得越来越着急,他公开表示,没有详细的清单,他有生之年无法向父母交代、无法向子孙交代、更无法向社会交代。据周令飞称,最近周海婴曾经表示要进上海鲁迅纪念馆文物库去看看,但纪念馆不允许,理由是“不方便”。周令飞说:“难道我们连知情权、监督权都被剥夺了吗?我们一直对外不说,是不想家丑外扬。”
 

  “我们怀疑鲁迅的遗物可能有遗失或者损坏,要不他们为什么不给清单,不让我们进去看进去清点呢?”上海鲁迅纪念馆的拒绝引发了周家的猜测。对捐存物没有登记造册办手续一事,周令飞表示,解放初期百废待兴,没有来得及做,周家还是可以理解的,“可现在一个专业的纪念馆过了几十年还拿不出来清单目录,不是荒唐就是有猫腻!到底上海鲁迅纪念馆有多少件鲁迅相关遗物,连我们都不知道,那以后少了谁又能知道?我们现在有理由怀疑上海有部分捐存的鲁迅相关遗物流失。”
 

  据记者了解,上海鲁迅纪念馆是上海市政府财政全额拨款资助的单位,但由于资金不足,纪念馆不得不自己开发财源。为此,大约5年前,上海鲁迅纪念馆在场馆内开办了鲁迅艺术进修学校,作为办公、资料重地,平时要经保安登记才能进入的纪念馆,到了周末却任由学生和家长在里面自由进出、喧哗,这给纪念场馆的安全带来了隐患。

  
  解决之道——家属参与纪念馆管理更好?
 

  数十年来,上海鲁迅纪念馆一直被周家称为是“亲戚”,双方也保持了较好的关系,周海婴每次从北京到上海,都会去纪念馆看看。而周令飞也称,虽然没有见过鲁迅,但由于血缘关系,看到祖父用过的笔和坐过的椅子,心中总是有种亲切感。而现在自己祖父的纪念馆在市场经济大潮中变成这副模样,让他们产生了要来监管祖先遗物的念头。
 

  鲁迅家属称,看到上海鲁迅纪念馆的现状,他们有打算参与纪念馆管理的念头。目前社会上对家属参与纪念馆管理是否会更好依然存在疑问,但周令飞认为纪念馆一定要引入社会的监督机制,家属的涉入只会加分,而绝对不会添乱,因为家属会更认真用心。他说,家属与其他工作人员都是在同一个规则下开展管理工作,不会越权,也不允许滥用职权,而由于血缘上的关系,家属肯定会比一般的工作人员更珍惜更尽心。他强调,家属参与管理先人的纪念馆,这在国内外都有前例,他们对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应该相对更加敏感。
 

 目前在我国也有一些名人的纪念馆很多都是由其子女来参与管理的,比如郭沫若纪念馆、茅盾纪念馆、徐悲鸿纪念馆、吴昌硕纪念馆等。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梁迎春梁迎春,网名老狼,大连作家。原创文字至今约六七百万字,散见全国各地报纸、杂志、网刊等,征文多次获奖。连载系列作品:《老狼百病论治》《唐朝大解密》《走近鲁迅》《走进李白》《走进三国》《走进武则天》《中国古代色艺双绝的名妓》《老狼的写代生活》。邮箱:liangyingchun27@sina.com

行家更新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互动在线 版权所有 © 2005-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