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文化百科

创建人:梁迎春 | 创建时间:2012-03-22 | 所属分类:文学

鲁迅警醒又深邃的民族思想,在如今的时代有着怎样的意义?鲁迅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他的内心世界又是怎样的?老狼将带着您从他的文字背后、生活中、情感上,多方位的进行探讨,走进一个真实的鲁迅。

  • 投票
  • 关注
  • 文章
  • 问答

鲁迅墓前广玉兰树该不该移开?

2012-05-04 14:09:51 本文行家:梁迎春_老狼

“我的窗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还有一棵也是枣树。”当年鲁迅在散文《野草·秋夜》中曾经寄寓心情的自然景象近年来却引发了一场至今未有结果的争议。

“我的窗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还有一棵也是枣树。”当年鲁迅在散文《野草·秋夜》中曾经寄寓心情的自然景象近年来却引发了一场至今未有结果的争议。以周海婴为代表的鲁迅家人在日前与记者的通话中依然表示,希望尽快迁走作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鲁迅墓前的两棵广玉兰树,使鲁迅墓呈现清晰的面貌。而相关园林部门则认为迁移将给树木的自然生长造成不良影响,并可能破坏最初对墓地的整体设计中希望营造的清幽氛围。

 

广玉兰不利瞻仰墓碑?


两棵广玉兰是1956年鲁迅墓从万国公墓迁建到鲁迅公园时由园林单位栽下的,主干位于鲁迅墓碑前约七八米处,在其前方靠近鲁迅墓碑约两米处,一东一西两侧分别是当时周海婴和许广平栽下的一棵桧柏。记者日前在走访墓地时看到,高十几米的两棵广玉兰树并没有遮挡到墓碑上毛泽东题写的金字“鲁迅先生之墓”,据了解,这是鲁迅公园园林管理部门近期在上级相关部门的督促下按时加紧修剪的结果。当年的广玉兰树只有碗口粗,现在主干已长到一人合抱不过来的大小。负责墓地园林工作的鲁迅公园通常是一年对树木作一次修剪,近期在家属的要求下,各方协调,原来打算分三年完成的修剪工作加紧在一年中完成了。

 

对广玉兰的保护意见依据的是上海市人民政府198310月颁布的《上海市古树名木保护管理规定》和在此基础上于200210月修订的《上海市古树名木和古树后续资源保护条例》,其中规定“名木”的范围包括三种:一、树种珍贵稀有;二、具有重要历史价值和纪念意义;三、具有科研价值。鲁迅墓前的广玉兰因为所处的位置独特而符合其中的第二个条件,在园林工作者们看来,它以近60的树龄仍展现出旺盛的生命力,实属难得。也有人从进化论的观点出发,认为现在依然活着的树的生命显然更值得关注。而周海婴认为如果能用科学、合理的方法迁移两棵广玉兰树到墓地附近的别处,不会对它们造成太大伤害。

 

文化观念的冲突?


记者还看到墓碑前的地面有些石头已被树根向上拱起,这也是周海婴及其他鲁迅后人最大的忧虑。因为从科学角度来说,广玉兰树种有一个特性,即树根与树冠生长规模相当。从现在树冠的长势看,延伸到墓穴边缘的树根很可能已扎入棺木。“你可以想象我们的感情受到多大的伤害。现在树还可以修剪,但是20年,50年后呢,如果到那时才发现不得不迁,那何不趁现在难度还不是那么大的时候早点迁移?”

 

对此感到不能接受的还不止鲁迅的家人。浙江大学中文系的老教授、鲁迅文学的爱好者华亨清在听说此事后,激动地表示,两棵树的生命价值无法和鲁迅的生命价值相比,鲁迅的精神长存在无数中国人的心里,他的生命是被延续着的,不能简单地以物质生命生与死的价值来判断。

 

据悉,如果要迁移走这两棵广玉兰,至少需花费两百万元人民币,周海婴建议可以通过成功企业或有财力的机构冠名的方式来实现。将来在树干上挂牌标明它们曾经是鲁迅墓前的广玉兰,也可标明资助迁移单位的名称,这样对当地景观人文色彩的提升和相关单位形象的树立是两全其美的事。记者从墓地管理单位——上海鲁迅纪念馆了解到,如果政府未来批准迁移两棵广玉兰,资金不会成为太大的难题。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梁迎春_老狼梁迎春,网民老狼,曾用名大梁、迎春发表文章。针灸师、按摩师,文史研究者、独立撰稿人、专栏作者。瓦房店市岭东街道梁迎春针灸按摩所。从事医疗保健工作,原创文字至今约六七百万字,散见全国各地报纸、杂志、网刊等,其中医疗保健作品刊发于《大众卫生报》《医药卫生报》《上海中医药报》《广州卫生报》《健康时报》《健康周报》《家庭主妇报》《江南保健报》《中国中医药报》《家庭百科报》《中国老年报》《老人报》《老年周报》《健康与素食杂志》《健康与生活杂志》《家庭中医药杂志》《老年之音杂志》《医食参考杂志》等媒体。邮箱 ...

行家更新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互动在线 版权所有 © 2005-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