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文化百科

创建人:梁迎春 | 创建时间:2012-03-22 | 所属分类:文学

鲁迅警醒又深邃的民族思想,在如今的时代有着怎样的意义?鲁迅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他的内心世界又是怎样的?老狼将带着您从他的文字背后、生活中、情感上,多方位的进行探讨,走进一个真实的鲁迅。

  • 投票
  • 关注
  • 文章
  • 问答

读书杂谈

2012-05-09 10:13:52 本文行家:梁迎春_老狼

我们习惯了,一说起读书,就觉得是高尚的事情,其实这样的读书,和木匠的 磨斧头,裁缝的理针线并没有什么分别,并不见得高尚,有时还很苦痛,很可怜。 你爱做的事,偏不给你做,你不爱做的,倒非做不可。

因为知用中学的先生们希望我来演讲一回,所以今天到这里和诸君相见。不过
我也没有什么东西可讲。忽而想到学校是读书的所在,就随便谈谈读书。是我个人
的意见,姑且供诸君的参考,其实也算不得什么演讲。
  说到读书,似乎是很明白的事,只要拿书来读就是了,但是并不这样简单。至
少,就有两种:一是职业的读书,一是嗜好的读书。所谓职业的读书者,譬如学生
因为升学,教员因为要讲功课,不翻翻书,就有些危险的就是。我想在坐的诸君之
中一定有些这样的经验,有的不喜欢算学,有的不喜欢博物〔3〕,然而不得不学,
否则,不能毕业,不能升学,和将来的生计便有妨碍了。我自己也这样,因为做教
员,有时即非看不喜欢看的书不可,要不这样,怕不久便会于饭碗有妨。
  我们习惯了,一说起读书,就觉得是高尚的事情,其实这样的读书,和木匠的
磨斧头,裁缝的理针线并没有什么分别,并不见得高尚,有时还很苦痛,很可怜。
你爱做的事,偏不给你做,你不爱做的,倒非做不可。这是由于职业和嗜好不能合
一而来的。倘能够大家去做爱做的事,而仍然各有饭吃,那是多么幸福。但现在的
社会上还做不到,所以读书的人们的最大部分,大概是勉勉强强的,带着苦痛的为
职业的读书。
  现在再讲嗜好的读书罢。那是出于自愿,全不勉强,离开了利害关系的。——
我想,嗜好的读书,该如爱打牌的一样,天天打,夜夜打,连续的去打,有时被公
安局捉去了,放出来之后还是打。诸君要知道真打牌的人的目的并不在赢钱,而在
有趣。牌有怎样的有趣呢,我是外行,不大明白。但听得爱赌的人说,它妙在一张
一张的摸起来,永远变化无穷。我想,凡嗜好的读书,能够手不释卷的原因也就是
这样。他在每一叶每一叶里,都得着深厚的趣味。自然,也可以扩大精神,增加智
识的,但这些倒都不计及,一计及,便等于意在赢钱的博徒了,这在博徒之中,也
算是下品。
  不过我的意思,并非说诸君应该都退了学,去看自己喜欢看的书去,这样的时
候还没有到来;也许终于不会到,至多,将来可以设法使人们对于非做不可的事发
生较多的兴味罢了。我现在是说,爱看书的青年,大可以看看本分以外的书,即课
外的书,不要只将课内的书抱住。但请不要误解,我并非说,譬如在国文讲堂上,
应该在抽屉里暗看《红楼梦》之类;乃是说,应做的功课已完而有余暇,大可以看
看各样的书,即使和本业毫不相干的,也要泛览。譬如学理科的,偏看看文学书,
学文学的,偏看看科学书,看看别个在那里研究的,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样子,
对于别人,别事,可以有更深的了解。现在中国有一个大毛病,就是人们大概以为
自己所学的一门是最好,最妙,最要紧的学问,而别的都无用,都不足道的,弄这
些不足道的东西的人,将来该当饿死。
  其实是,世界还没有如此简单,学问都各有用处,要定什么是头等还很难。也
幸而有各式各样的人,假如世界上全是文学家,到处所讲的不是“文学的分类”便
是“诗之构造”,那倒反而无聊得很了。
  不过以上所说的,是附带而得的效果,嗜好的读书,本人自然并不计及那些,
就如游公园似的,随随便便去,因为随随便便,所以不吃力,因为不吃力,所以会
觉得有趣。如果一本书拿到手,就满心想道,“我在读书了!”“我在用功了!”

  那就容易疲劳,因而减掉兴味,或者变成苦事了。
  我看现在的青年,为兴味的读书的是有的,我也常常遇到各样的询问。此刻就
将我所想到的说一点,但是只限于文学方面,因为我不明白其他的。
  第一,是往往分不清文学和文章。甚至于已经来动手做批评文章的,也免不了
这毛病。其实粗粗的说,这是容易分别的。研究文章的历史或理论的,是文学家,
是学者;做做诗,或戏曲小说的,是做文章的人,就是古时候所谓文人,此刻所谓
创作家。创作家不妨毫不理会文学史或理论,文学家也不妨做不出一句诗。然而中
国社会上还很误解,你做几篇小说,便以为你一定懂得小说概论,做几句新诗,就
要你讲诗之原理。我也尝见想做小说的青年,先买小说法程和文学史来看。据我看
来,是即使将这些书看烂了,和创作也没有什么关系的。
  事实上,现在有几个做文章的人,有时也确去做教授。但这是因为中国创作不
值钱,养不活自己的缘故。听说美国小名家的一篇中篇小说,时价是二千美金;中
国呢,别人我不知道,我自己的短篇寄给大书铺,每篇卖过二十元。当然要寻别的
事,例如教书,讲文学。研究是要用理智,要冷静的,而创作须情感,至少总得发
点热,于是忽冷忽热,弄得头昏,——这也是职业和嗜好不能合一的苦处。苦倒也
罢了,结果还是什么都弄不好。那证据,是试翻世界文学史,那里面的人,几乎没
有兼做教授的。
  还有一种坏处,是一做教员,未免有顾忌;教授有教授的架子,不能畅所欲言。
这或者有人要反驳:那么,你畅所欲言就是了,何必如此小心。然而这是事前的风
凉话,一到有事,不知不觉地他也要从众来攻击的。而教授自身,纵使自以为怎样
放达,下意识里总不免有架子在。所以在外国,称为“教授小说”的东西倒并不少,
但是不大有人说好,至少,是总难免有令大发烦的炫学的地方。
  所以我想,研究文学是一件事,做文章又是一件事。
  第二,我常被询问:要弄文学,应该看什么书?这实在是一个极难回答的问题。
先前也曾有几位先生给青年开过一大篇书目〔4〕。但从我看来,这是没有什么用处
的,因为我觉得那都是开书目的先生自己想要看或者未必想要看的书目。我以为倘
要弄旧的呢,倒不如姑且靠着张之洞的《书目答问》〔5〕去摸门径去。倘是新的,
研究文学,则自己先看看各种的小本子,如本间久雄的《新文学概论》〔6〕,厨川
白村的《苦闷的象征》〔7〕,瓦浪斯基们的《苏俄的文艺论战》〔8〕之类,然后
自己再想想,再博览下去。因为文学的理论不像算学,二二一定得四,所以议论很
纷歧。如第三种,便是俄国的两派的争论,——我附带说一句,近来听说连俄国的
小说也不大有人看了,似乎一看见“俄”字就吃惊,其实苏俄的新创作何尝有人绍
介,此刻译出的几本,都是革命前的作品,作者在那边都已经被看作反革命的了。
倘要看看文艺作品呢,则先看几种名家的选本,从中觉得谁的作品自己最爱看,然
后再看这一个作者的专集,然后再从文学史上看看他在史上的位置;
  倘要知道得更详细,就看一两本这人的传记,那便可以大略了解了。如果专是
请教别人,则各人的嗜好不同,总是格不相入的。
  第三,说几句关于批评的事。现在因为出版物太多了,——其实有什么呢,而
读者因为不......................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梁迎春_老狼梁迎春,网民老狼,曾用名大梁、迎春发表文章。针灸师、按摩师,文史研究者、独立撰稿人、专栏作者。瓦房店市岭东街道梁迎春针灸按摩所。从事医疗保健工作,原创文字至今约六七百万字,散见全国各地报纸、杂志、网刊等,其中医疗保健作品刊发于《大众卫生报》《医药卫生报》《上海中医药报》《广州卫生报》《健康时报》《健康周报》《家庭主妇报》《江南保健报》《中国中医药报》《家庭百科报》《中国老年报》《老人报》《老年周报》《健康与素食杂志》《健康与生活杂志》《家庭中医药杂志》《老年之音杂志》《医食参考杂志》等媒体。邮箱 ...

行家更新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互动在线 版权所有 © 2005-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