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文化百科

创建人:梁迎春 | 创建时间:2012-03-22 | 所属分类:文学

鲁迅警醒又深邃的民族思想,在如今的时代有着怎样的意义?鲁迅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他的内心世界又是怎样的?老狼将带着您从他的文字背后、生活中、情感上,多方位的进行探讨,走进一个真实的鲁迅。

  • 投票
  • 关注
  • 文章
  • 问答

行家:梁迎春_老狼时间:2012年05月09日 窗外沙沙的一阵声响,许多积雪从被他压弯了的一技山茶树上滑下去了,树枝 笔挺的伸直,更显出乌油油的肥叶和血红的花来。天空的铅色来得更浓,小鸟雀啾 唧的叫着,大概黄昏将近,地面又全罩了雪,寻不出什么食粮,都赶早回巢来休息 了。 …[详细]

行家:梁迎春时间:2012年05月09日 于是这葵绿色的纸包被打开了,里面还有一层很薄的纸,也是葵绿色,揭开薄 纸,才露出那东西的本身来,光滑坚致,也是葵绿色,上面还有细簇簇的花纹,而 薄纸原来却是米色的,似橄榄非橄榄的说不清的香味也来得更浓了。 …[详细]

行家:梁迎春时间:2012年05月09日 这一天,从早晨到午后,他的工夫全费在照镜,看《中国历史教科书》和查《袁了凡纲鉴》〔2〕里;真所谓“人生识字忧患始”〔3〕,顿觉得对于世事很有些不平之意了。而且这不平之意,是他从来没有经验过的。首先就想到往常的父母实在太不将儿女放在心里。他还在孩子的时候,最喜欢爬上桑树去偷桑椹吃,但他们全不管,有一回竟跌下树来磕破了头,又不给好好地医治,至今左边的眉棱上还带着一个永不消灭的尖劈形的瘢痕。他现在虽然格…[详细]

行家:梁迎春时间:2012年05月09日 这事件的中枢,不久就凑在四爷的客厅上了。坐在首座上的是年高德韶的郭老 娃,脸上已经皱得如风干的香橙,还要用手捋着下颏上的白胡须,似乎想将他们拔 下。 …[详细]

行家:梁迎春时间:2012年05月09日 “唉唉!”他吃惊的叹息,同时觉得脸上骤然发热了,脊梁上还有许多针轻轻 的刺着。“吁……。”他很长的嘘一口气,先斥退了脊梁上的针,仍然想,“幸福 的家庭的房子要宽绰。…[详细]

行家:梁迎春时间:2012年05月09日 他们跨进黑油大门时,便被邀进门房去;大门后已经坐满着两桌船夫和长年。 爱姑不敢看他们,只是溜了一眼,倒也并不见有“老畜生”和“小畜生”的踪迹。 …[详细]

行家:梁迎春时间:2012年05月09日 “说不清”是一句极有用的话。不更事的勇敢的少年,往往敢于给人解决疑问, 选定医生,万一结果不佳,大抵反成了怨府,然而一用这说不清来作结束,便事事 逍遥自在了。我在这时,更感到这一句话的必要,即使和讨饭的女人说话,也是万 不可省的。 …[详细]

行家:梁迎春_老狼时间:2012年05月06日 界呢。夜正长,路也正长,我不如忘却,不说的好罢。但我知道,即使不是我,将来总会有记起他们,再说他们的时候的。…… …[详细]

行家:梁迎春_老狼时间:2012年05月06日 当国民党对于共产党从合作改为剿灭之后,有人说,国民党先前原不过利用他们的,北伐将成的时候,要施行剿灭是豫定的计划。但我以为这说的并不是真实。…[详细]

行家:梁迎春_老狼时间:2012年05月06日 浊世少见“雅人”,少有“韵事”。但是,没有浊到彻底的时候,雅人却也并非全没有,不过因为“伤雅”的人们多,也累得他们“雅”不彻底了。 …[详细]

行家:梁迎春_老狼时间:2012年05月06日 《诗经》是后来的一部经,但春秋时代,其中的有几篇就用之于侑酒;屈原是“楚辞”的开山老祖,而他的《离骚》,却只是不得帮忙的不平。到得宋玉,就现有的作品看起来,他已经毫无不平,是一位纯粹的清客了。…[详细]

行家:梁迎春_老狼时间:2012年05月06日 我想:一个作者,用了精炼的,或者简直有些夸张的笔墨——但自然也必须是艺术的地——写出或一群人的或一面的真实来,这被写的一群人,就称这作品为“讽刺”。 …[详细]

行家:梁迎春_老狼时间:2012年05月06日 去年春天,京派大师曾经大大的奚落了一顿海派小丑,海派小丑也曾经小小的回敬了几手,但不多久,就完了。…[详细]

行家:梁迎春_老狼时间:2012年05月06日 这人肉的筵宴现在还排着,有许多人还想一直排下去。扫荡这些食人者,掀掉这筵席,毁坏这厨房,则是现在的青年的使命! …[详细]

行家:梁迎春_老狼时间:2012年05月06日 但我们现在所处的并非汉魏之际,也不必恰如那时的文人,一定要“各以所长,相轻所短”。凡批评家的对于文人,或文人们的互相评论,各各“指其所短,扬其所长”固可,即“掩其所短,称其所长”亦无不可。…[详细]

行家:梁迎春_老狼时间:2012年05月06日 你还想我的赠品。我能献你甚么呢?无已,则仍是黑暗和虚空而已。但是,我 愿意只是黑暗,或者会消失于你的白天;我愿意只是虚空,决不占你的心地。 …[详细]

行家:梁迎春_老狼时间:2012年05月06日 “我惭愧:我终于还不知道分别铜和银;还不知道分别布和绸;还不知道分别 官和民;还不知道分别主和奴;还不知道……” …[详细]

行家:梁迎春_老狼时间:2012年05月06日 我顺着倒败的泥墙走路,断砖叠在墙缺口,墙里面没有什么。微风起来,送秋 寒穿透我的夹衣;四面都是灰土。 …[详细]

行家:梁迎春_老狼时间:2012年05月06日 他走进无物之阵,所遇见的都对他一式点头。他知道这点头就是敌人的武器, 是杀人不见血的武器,许多战士都在此灭亡,正如炮弹一般,使猛士无所用其力。…[详细]

行家:梁迎春_老狼时间:2012年05月06日 我正要凝视他们时,骤然一惊,睁开眼,云锦也已皱蹙,凌乱,仿佛有谁掷一 块大石下河水中,水波陡然起立,将整篇的影子撕成片片了。我无意识地赶忙捏住 几乎坠地的《初学记》,眼前还剩着几点虹霓色的碎影。 …[详细]

互动在线 版权所有 © 2005-2017